海上灵光
发布于:2013-07-20 20:01:57 | 阅读:350000 | 标签:#杂谈
前几天发了个微博:“但愿”,立马有不少朋友留言,新专辑是不是叫《但愿》?何时推出?
梦游记
发布于:2012-06-29 19:05:54 | 阅读:300500 | 标签:#杂谈
玄青色的天空发怒般的搅动着雪花。大街上早已空无一人。
无常
发布于:2011-11-18 19:19:54 | 阅读:123560 | 标签:#杂谈
前几天去看了失恋33天。 大众口碑相对较好的片,往往是对观众的共鸣感的唤起度较高的片——较具代表性的失恋后心态,很容易令人感同深受,随之悲喜。 我有感动。虽然当时的复杂心情起了不小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走出影院,开车在路上穿行。回神一想,“失恋”真是个非常有趣的词。 在一段恋情里,人究竟能“失去”些什么? 以自己为例去回想。在每一段感情结束的时候,即便难逃心情的低落,眼泪的奔涌,陷在局中为这段情写歌,失眠,健忘,脑抽筋……但我从不觉得自己失去什么。 首先,“恋别人”和“被人恋”的觉受,都是实实在在感知过了的,它本身是无可失去的,只不过是激发这种感受的因缘,暂时不在当下的这个时空里了,如此而已。初见的拘束的美好,一边走一边互相喂零食的腻歪,公园里牵手散散步的温馨…从来都还在记忆里,从来都没有弄丢过。反过来想,即便没有分开,这些感受也不一定可以重现——人会感动,但不会为重复的事反反复复的感动。 再
分别心
发布于:2011-11-14 10:48:54 | 阅读:115500 | 标签:#杂谈
才从武夷山回来,上午偶得半日闲,我在微博写了一段话: 和我相处的最大好处是,永远不必担心我骗你。我保不齐也会说出客套话废话(人生嘛),但基本不会说出谎话。 如果我厌恶你,就绝对伪装不出哪怕一秒的和善眼神,我保证能让你清晰的感受到我的厌恶;如果我爱你,就绝对会把全部心事都让你了然——对爱的人,从不进行耐心和智力上的较量。http://t.qq.com/p/t/89597065086957 我坐了一分钟,大约看了四百条评论。博客和微博这些玩意的确算是好东西。历史上没有过任何一个时代的写作者,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看到读者对于自己文字的反馈和感想。 那么我就对这些反馈和感想,再做一些反馈和感想吧。 有朋友说:像你这样,总归是吃亏的。 试问,亏和赢是如何计量的呢? 这恐怕牵涉到我们对生活的意义如何解释。 在我看来,生活的意义逃不开乐趣两个字。即便是悲
出离
发布于:2011-11-06 21:37:54 | 阅读:153500 | 标签:#杂谈
这几个月,走过了不少地方。 每到一处,采访我的媒体通常会有这么一问:你的音乐理想是什么? 而当答案是“我从来没有理想”时,我迎接那些错愕的眼神。 年轻的时候,拥有一些世俗的念想(比如声名远播?)、一些物质上的期待(比如大房子好车子?)、一些精神上的憧憬(比如寻得佳偶?)、一些相对崇高的目标(比如造福子孙?!),似乎的确能让一些人更有动力的过活每一天。 但如果,岁月在你脸上已然留下不少年轮——你坐船的动机仍然只是到达一座岛,别人把岛上的一切美妙和宝藏说给你听就可以让你划船划的更带劲儿——那我能对你说些什么呢? 平日里花费极多的时间在音乐上,无论是作词,作曲,制作,还是今年开始的演出,为此我已经感到体
想象之中
发布于:2011-03-14 23:32:54 | 阅读:153500 | 标签:#杂谈
城市的尽头,背投无边的烈日,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逆光走来。 直到他在我面前站定我才看清,与我唯一的区别是,他没有眼睛。 他的脸上、人们通常安放眼窝的那两个位置,赫然是平整的。白皙光滑的皮肤覆盖。 忽生敬畏的好奇。 “你是谁?” “苏格拉” “…底?” “就苏格拉。没有底。” “为什么你没有眼睛?” “因为已经不想再看到什
2011年03月07日
发布于:2011-03-6 00:30:54 | 阅读:53500 | 标签:#杂谈
今日选好了新专辑封面照,过不了几日就要交付印刷了。 去年发专辑时有一些访问者不约而同的引导式的问:给大家讲讲封面/专辑名的内涵吧。 内涵如果这么容易讲出来,那自然也称不上什么内涵了。 更何况,上一张的名字还不够直接吗? 前几天和蔡庭贵先生在台北相遇,畅谈了九个小时的音乐,可谓创造单日聊天时长记录。 大约从08年开始,我几乎不与人聊音乐,更不评价别人的音乐好坏。 因为音乐的好坏评判,是一件极度主观的事情。能聊到一起固然不错,但如果志趣不投,可能就演变为品位的互相不屑,徒增不快。 而每个人大概都不会觉得自己的品位有什么问题。 如同犯人在法庭上最多只会承认犯法是“一时糊涂”,而绝不会打心里认为自己的人品有什么问题。 认识自己的品味、人品等根本属性,是最难的事情。 在这种状况下,能聊的久就纯属缘分了。
五年
发布于:2011-02-11 14:15:54 | 阅读:43500 | 标签:#杂谈
昨天是vaecn五岁生日。 五年前论坛上线之初的界面样式,我还记的很清楚。 五年前的一些人,现在仍然还在左右。 有故事,有故人,便是足够好的了。 对于一个虚拟的社区来说,人味儿是最重要的。没有人味儿,那些数据库和字符串便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截至此刻的377952个会员才是主角。 直到某一日我退出了人们的视线,但vaecn仍然能是一群年轻人的阵地——那才是它抵达了新的境界。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它的人。感谢我一直信赖的论坛管理团队。 至今日止,第三辑的音乐部分,我所要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 没有半点兴奋。反而陷入巨大的失落。 像一本很喜欢的长篇小说即将读完,又像一个很难打的游戏即将打通关;不会有胜利的喜悦,因为知道,在这段精神旅程结束之后又要进入下一段的探索找寻。 一年心力的投入,换来40分钟的音乐。 而这40分钟即将对我说再见。 也即将向人们say hello。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 人生在世除了追求快乐,也不要怠于思考
三两句
发布于:2010-11-11 20:12:54 | 阅读:143500 | 标签:#杂谈
一个人开着车,听着十年前最爱的唱片,碾过家门前小路满地的黄叶。风将它们扬起,吹散了,又迅速坠跌——像极了当时的心情。 想起后天是瑶瑶的婚礼。当感情熟络到连祝福的话语都不屑言说,也算是一种幸运吧,老妹。 后天也是表弟的生日。希望弟弟妹妹们一切都好。 * * * 前阵子身心同步奔向低谷,大病了一场。 有些事,实在是当下无法言说的。有时我想,为了避免遗忘,应当做一个记录,三十年后如果你还记得我,我再发表出来震惊你。 可转念一想,到了那时,纵然你还记得,我却一定已经放下了。 * * * 对于单单的一个歌者来说,艺途当然是越顺畅越好,因着青春的有限;但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生活考验越为严苛,所可能产生的思维碰撞便越剧烈,作品便有了更多的可能性。所以,在我眼里,生活里其实没有一件事可谓坏事,所有的坏事对创作来说全是好事。 因此,我
2010年09月30日
发布于:2010-09-30 23:30:54 | 阅读:133500 | 标签:#杂谈
假日无休,要录一些demo,以及完成两首正式的编曲。 第三辑的发行时间依然预定在来年一月,不改变,虽然之前的一个月抽身做了些别的工作。 为了该目标之达成,从现在开始的每一天都很重要,生病的资格是没有的。必须保持好状态。 离本我又近了一大步,这是第三辑诞生的理由。 节日快乐!
狮子
发布于:2010-08-20 1:33:54 | 阅读:253500 | 标签:#杂谈
终于到家了。 前一段时间一直在远程沟通、制作《素颜》,再加上筹备来年新专辑,以及别的歌手的几个制作案,都没有好好睡过个安稳觉。今天本安排歇上一天,可早听小鱼同志说VaeCN最近总是很慢,于是一起在合肥买了台新服务器,还在炎黄数据公司泡了大半天,一起调试新机器。从炎黄的经理那里学到不少专业知识,在此表示谢意。 好不容易把论坛倒腾正常了,登陆一看,却看到一些特别激烈的言辞,趁着临睡前还有点气力,我就简单回复一下吧。 为了避免一概而论所导致的盲目性,姑且进行一些分类讨论…… 首先,多年来一直有这么一群事儿精存在于我的周围:你安安静静工作没什么新动向吧,他们到处跟人说你死了;你来个小动向发个小歌儿吧,他们恨不得能一次性把你抽死了。...真是辛苦了。对此类特殊人群我想说的是,我既没有生你们,也没有养你们,一直围着我转是得不到五毛的。你们可以考虑一下把精力放在学习、工作、孝敬父母这些事儿上。在网上攻击此打压彼的,对人生好像没有什么积极作用。 第二,喜欢《素颜》的朋友,很高兴我们又一次有共
素颜
发布于:2010-08-18 11:35:54 | 阅读:233500 | 标签:#杂谈
如果不是演员,化妆做什么? 《素颜》 作词:许嵩 作曲:许嵩 演唱:许嵩/何曼婷 又是一个安静的晚上 一个人窝在摇椅里乘凉 我承认这样真的很安详 和楼下老爷爷一样 听说你还在搞什么原创 搞来搞去好像也就这样 不如花点时间想想 琢磨一下模样 今夜化了美美的妆 (我相信是很美美的装) 我摇晃在舞池中央 (那种体态可以想象) 我做我的改变 又何必纠结 那就拜托别和我碰面 如果再看你一眼 是否还会有感觉
一瞬
发布于:2010-07-29 18:12:54 | 阅读:163500 | 标签:#杂谈
七月,想通了一些事情。戒了一些无妄的执着。 仿佛巨大的气球戳破后缩成一团干瘪橡胶,虽然不再充盈饱满,皮肉之间却更加贴近。 曾经觉得尽在掌握的事,总在不知不觉中从掌心里流沙般溜走了。 一个人对我说:许多念念不忘,只是一瞬;许多一瞬,却是念念不忘。 悲剧的是,我们所历经的,更多是前者。
2010年06月22日
发布于:2010-06-21 23:59:54 | 阅读:273500 | 标签:#杂谈
白天在外晒了大半天,晚上看了葡萄牙vs朝鲜的比赛。 很多时候越是优秀的球星在重要的场次就越是发挥的糟糕。盖敌方在赛前就已精密部署,安排众多角色盯你,让你双拳难敌四脚,无法施展功夫,稍微走点神就被人逮住漏洞。一场球踢下来,不明真相的观众往往要唏嘘,星也不过如此。如果你全场毫无建树,比赛结束时也一定是面色难看,心里暗暗叫苦,直叹自己目标太大,被人锁定。 不过行行业业终归都是如此。有志者都想当行业里的翘楚,但真正站到了高点之后,却一定会遭遇竞争者的围攻与啃噬,无论是合理的冲撞还是险恶的暗中蹬踏。因此而受到的一些伤害和困扰,可以说是成功的一种副作用——也可以说是领头羊应有的气派吧。“把伤痕当酒窝”,我高中时写过这么一篇文章,前几天在一个杂志上读到,忽然觉得那时虽然行文稚嫩,但心境还算澄明。 这几天电话比平时多,一些久不联络的朋友打来,听到我的声音,也不说什么事,寒暄几句就挂了。后来关系比较好的才好意思直说,因为在网上看到我撞车了,所以验证一下。于是我找来了爆料的帖子,看下来觉得漏洞百出,破烂不堪,但它就楞是被很多人转贴了。转帖者有